听到最后一条,周影这才心动了,“照你这么说,不如直接迁去香港!我听杨槐说,华清在香港招生,很多时候报名的人数,还没有招生名额多!”

“香港马上就要回归了,这两年什么牛鬼蛇神都跳出来了,你要是想去香港,就再等两年吧!房子的事尽快,你叫上袁蕊,一起去趟沪上,年前就把房子确定下来!沪上的房子以后只会越来越贵!”

“那我得把小丽的户口也一块带过去!”

“那当然!咱们出钱,也给她买套房子,就当她将来的嫁妆了!”这两年,周丽不在矿场开挖掘机后,跟在周影身边,跑前跑后帮了不少忙,一分钱工资没拿,这次就当一次性补偿给她了,“另外你也问问二姐的意思,还有你哥!”

第二天就是祭祖节,杨槐从香港赶了回来。

“磉盘的事怎么样了,一直没看到动静?”杨东升问

“我叫了网站最好的记者跟这件事!他做了一个初步调查之后,发现问题很严重,想写一个深入的报道!我也觉得这事牵涉面太广了,如果不能一下子彻底揭开,造成轰动效应的话,很有可能被香港其他媒体盖下去,就让他去深入调查了!”

“那好吧,让他好好写!事情没有确定之前,别跟其他人说!”杨东升扫了一眼杨武。

祭祖节后,杨东升返回学校,正赶上金工实习,实习的内容就是将一个铁块磨成六角螺母。

这绝对是一个体力活,就算杨东升这种力气大,又从小干惯农活的,磨完之后都感觉自己的手快废了,其他人就更不用提了,班里那群城市孩子每个人手上至少打了两个水泡,干完后整个胳膊都抬不起来了。

杨东升实在不明白,搞这样的金工实习有什么意义,现在谁还有这样生产螺母的?这是一百年前的工艺,还是两百年前的工艺?

“在我们公司,谁要是敢这样造螺母,我肯定一巴掌劈死他!”杨东升恶狠狠的道。

“咱们系这还算好的,机电的就惨了,听说他们要磨出个锤子才算合格!”川省人道。

川省人说锤子的语气感觉特别逗。

“我去!这要是磨好了,人指定也疯了吧?”

这时刘卫国拿着大哥大,在窗外晃了晃。

杨东升出门接过电话,是胡秘书打来的。

“杨总,学校那边是怎么回事?现在全市都传的沸沸扬扬的,领导这边都惊动了!”

“还能怎么回事?师生恋,一个老师把学生的肚子搞大了!本来打算赔钱,可是家长不愿意,坚持要给女儿讨回公道,就只能报公安局了!我本来想着,市局肯定能秉公执法,查明真相,还学校一个公道,谁知道问题那么严重!”

本来就是学校理亏,杨东升又叫人使劲煽风点火,这次不仅学校倒了霉,教育局也有多名领导被牵扯了进去。

而且不仅仅是金钱交易那么简单,这里面还有更腌臜的事,杨东升就不说了。

拜访了市里主管教育的领导,杨东升又约胡秘书一起吃饭。

“这次的事情影响太不好了!领导的意思是今后必须杜绝这种事,杨总有什么解决办法没有?”

“我觉得照搬美国大学的校规就行——只要出现师生恋,不管是老师主动,还是学生主动,老师一律开除!这种事只有一头热,是不会出事的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