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江每年都要携带数以亿吨计的泥沙下来,进入苏省后,河面豁然开阔,地势也变的更加平坦,泥沙就在这里沉积了下来。

调味品厂的码头淤积就非常严重,如果是以往,杨东升直接就把这些成份搞成盐分,随着水流冲走了,但是现在不同了,杨东升需要淤泥。

沪上那边已经完成对三座高炉,三套空分装置的检查工作。

根据日本专家的建议,想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停炉、停车做彻底维修,这可是相当于一次大修。

沪上钢铁厂最终只同意对问题严重的三号高炉,以及三万立方米每小时空分装置进行维修。

杨东升还咨询了将技校、大专搬到沪上的可能,得到的结果是在沪上设立分校会更简单一些。

眼看祭祖节就要到了,杨东升才返回瓜州。

……

经过几年的发展,杨马街已经相当繁华,不要说顺河街里,就算跟运河县城比,也差不了多少。

前两天,瓜州下了一场大雪,气温骤降,人们普遍穿上了厚厚的棉衣,屋里也升起了炉子。

这时一名身穿羊绒大衣,长相异常靓丽的年轻女人从各家店铺前走过,她刚刚买了东西回来,身后跟了两个健壮的中年妇女,手里提着大包小包。

ps://m.vp.com

“老板娘好!”

“老板娘!”一路上不断有人打着招呼。

杨东升看着周影这大王巡山的架势,差点没笑出来,示意刘卫国按喇叭。

周影这才注意到他们,“今天怎么开了这么辆车?”

“那辆车拿去年检了,提供了一辆代步车暂用!”

吃过晚饭,杨东升说了一下把户口迁到沪上的事。

这件事杨东升没托人,也没暴露自己跟沪上工厂的关系,他选择了一个非常简单的方法——买房。

这两年,沪上房地产飞速发展,房价也跟着飞涨。

其实以此时的房价收入比,如果放在十几年后,早就卖疯了,但是这个年代,福利分房制度还在呢,没多少人愿意花钱买房!

房子滞销,于是不少房地产商打起了沪上户口的注意,纷纷打出了“买房子,送户口”的口号。

“为什么要去沪上?再说咱家在沪上不是已经有房子了吗,怎么还要买房?”周影觉得家里在沪上买的房子已经够多了,而且她有点舍不得离开顺河。

活了这么大,她基本上都是在顺河渡过的,在这里她是人人尊敬的老板娘,到了沪上谁认识她是哪位?

“这次的房子是带户口的!沪上交通方便,医疗条件更好,更重要的是沪上高考录取分数线比苏省低,你也希望儿子将来考个更好的大学吧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