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李准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,上官婉儿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,随即让李准入座。

李准坐到了上官婉儿的对面,师徒俩面对面而坐。

上官玩儿偏头对芸儿说:“芸儿,去把小皓叫出来。”

“是,主人。”芸儿立刻躬身,领命前去。

李准则是眼眸一眯!

小皓?!

好家伙,原来上官皓这小子也在这儿啊!

好哇,正愁找不到你,没想到你自己倒送上门来了!

不对,是自己侥幸撞上门来了!

可真是天助我也呀!

李准内心顿时冷意弥漫,但是表面不动声色,依旧是面带微笑,问道:

“师父,你们怎么来了?不应该在南国吗?”

上官婉儿摇头,“有点事情,所以到这儿来了,听说你在城外,便让芸儿带你进来。

“你的《月击术》还有最后一步没有完成,为师观察过,这两日会有一场好月色,正好让你完成这最后一步,那你的月击术就算是彻底入门了。”

自己这才算是入门吗?

李准内心感觉有些吃惊。

那这门武功也着实太厉害了一些,自己还没入门,便已经能够感受到这武功的强大,那一旦入门还得了啊!

“好,师父!”李准点头。

随后上官婉儿又跟他无意的提起了战事,像是两人闲聊之中,那种随意一问。

不过李准内心门儿清啊。

知道上官婉儿和女帝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之后,也就大概能够明白自己这个便宜师父,内心是怎么想的了。

多少有点面冷心热吧。

“你怎么看武帝定都南国之事?”上官婉儿的语气很是随意。

李准想了想,道:“这可真是一个奇耻大辱啊!”

他一来就直接站在了李政的对立面,与南国同战一线。

自己这位便宜师父,最喜欢听到的定然是这些!

果然!

听到李准的话,上官婉儿眼眸顿时一抬,缓缓点了点头,轻声说道: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