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被秦嬴轻轻侧身避了过去。

韩贞允撅着嘴巴,显然很不开心。

只是秦嬴没有搭理她,而是扫了一眼控制室里几位成员:“这座大殿里还有其他埋伏机关吗?”

几位成员连连摇头:“第七重大殿就已经是最后一重埋伏了。”

秦嬴点点头,然后又问道:“据我所知,不管是金政基也好,龟大师也好,他们都没有能力邀请这么多高手而来,更加没有能力布下这么一个大手笔杀阵。你们幕后的主子究竟是谁?”

几位成员你看我、我看你,犹豫半晌,回答:“我们确实不属于金政基,只是被派来协助他完成伏杀计划的。但是我们幕后的主子……说实话我们真的不知道。我们就像是被豢养的爪牙,平时关在笼子里养着,战时则放出来咬人。至于主子,我们一面都没见过。你或许不相信我们说的,但是我们真的没有骗你……”

让几位成员出乎预料的是,秦嬴竟然说道:“我相信。”

然后就再也没有提问,直接拎起旁边的韩贞允纵身一跃,从控制室跃回了地面。

几位成员一脸愕然。

秦嬴这么容易相信人的吗?

他们却是不知道,秦嬴在他心通的帮助下,想要分辨一个人是否说谎再简单不过。

秦嬴却是确认了几人没有说谎之后,才离开的。

“阎君,您回来了?”

留在第六重大殿里的李静恩看到一道身影去而复返,立马喊道。

而当她看见秦嬴手中拎着的韩贞允之后,更是喜出望外。

“贞允,你没事了?”

韩贞允骄傲的扬起脑袋:“我师父亲自出马救我,我当然没事了!对了,静恩,警告你啊,一定要收起想要当我师娘的念头!不然我这个弟子一定不会同意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