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不才站在那个大山洞里,静静的看着赵海的洞府,他每天都会来这里看看,想要看看赵海什么时候出关,今天他发现赵海好像还没有出关,正准备离开,就听到赵海的声音传来道:“查师弟来了?快请进来喝一杯茶如何?”

查不才一愣,随后他望向赵海的洞府门前,就看到赵海正一脸笑容的站在那里看着他,查不才先是一愣,随后他连忙走了过去,冲着赵海一抱拳道:“师兄出关了?”

赵海笑着道:“是啊,已经出关了,师弟请进。”

查不才笑着道:“如此就太好了,师兄请。”说完他就跟着赵海,往他的洞府里走去,到了客厅里,赵海泡了茶,查不才和赵海喝了一杯茶之后,查不才这才对赵海道:“师兄感觉如何?”

赵海笑着道:“很好啊,这一次闭关,想通了很多的东西,只要在清修一段时间,实力应该就可以在一次提升了,到时候差不多就可以达到合道境了。”反正查不才他们也不知道,他是什么时候让自己提升到返虚境的,所以他让自己现在就提升到合道境,这也是好事儿。

查不才一听赵海这么说,不由得一脸羡慕的道:“恭喜师兄,合道境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达到了,小弟不知道什么时候,才能达到合道境呢。”查不才现在才是练神级,连返虚境都不是,所以他是真的很羡慕赵海。

赵海微微一笑道:“修士修练,有的时候也是靠运气的,运气好了,某一件事情,让你有了感悟,你的修练速度就会提升的很快,所以师弟也不必着急。”

查不才一听赵海这么说,不由得苦笑了一下道:“这个道理,有很多人都懂,但是有很多人,这一生也达不到合道境,唉,不说这个了,师兄,好好的休息几天,什么时候师兄想要出去转转了,就直接叫我就好了,我就在外面那个山洞里住。”

赵海笑着道:“好,那就先多谢师弟了。”说完他还冲着查不才合士一礼,而查不才连忙还礼,同时他这才恍然注意到,赵海是一个和尚,但是赵海之前的行事风格,可是与一般的僧人很不一样,这让查不才不由得有些不解。

赵海看出查不才脸上不解的神情,他不由得笑着道:“师弟有什么想问的吗?”

查不才看着赵海道:“师兄见谅,小弟有一事儿不明,之前我与师兄说话,却一直都忘记师兄是一个僧人了,师兄行事,也与许多的僧人不同,却是不知为何?”查不才这么问,一是因为他真的是很好奇,二就是因为,他想要多与赵海说说话,而且像这样的话,与赵海说了,两人之间的关系,自然也就慢慢的拉近了。

赵海一听查不才这么说,不由得微微一笑道:“哈哈哈哈,师弟说的是这个啊,这个没有什么好奇的,我与一般的僧人,对于佛门经义的理解有所不同,所以才会让师兄有这种感觉,其它的僧人,一般都把自己当成一个僧人,时刻都要记着清规戒律,时刻都要记着自己的身份,但是我却有所不同,佛也许要的并不是你皈依,而是要你欢喜,清规也好,戒律也好,如果这些不能让你欢喜,那便也不是佛想看到的,佛传法于人,难道当初真的便定下了那么多的规矩吗?那些规矩,是后来的僧人定下的,不是佛定下的。”

查不才听着赵海的话,却是有些吃惊,好一会儿他这才开口道: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,怪不得师兄会是如此的表现,小弟受教了,说实话,以前我也接触过一些僧人,但是那些僧人与师兄完全的不同,但是我却感觉,师兄你所说的佛,才是真正的佛,与他们所理解的佛,完全的不同。”

赵海微微一笑道:“佛不在寺庙里,佛在我们的心中,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尊佛,只不过很多人都看不见,他们心中的佛,被世俗界的利欲,给挡住了,他们看不到佛的存在,什么时候,你拨去了挡着眼睛的东西,你就可以看到佛了,而当你看到了佛,那你便有了佛性,当你有了佛性,你便是僧人,你便是佛。”

查不才点了点头,随后看着赵海道:“师兄如此说,到是与佛家的偈言有些相似,相传有两位高僧论法,一说,身如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,时时勤拂拭,莫使惹尘埃,而另一高僧却说,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无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,这好像与师兄所说的差不多,不过看师兄的意思,师兄好像更赞同第一位僧人所说,但是按字面上的意思来说,好像第二位僧人的境界更高一些,却是不知可是如此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