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金陵市或许真有神秘的强大势力潜入进来了,他们要做的事,或许会与我们磐石宗有所冲突……”

这时,张肖柯眯着眼睛,眸光中隐隐有睿智的光芒闪动着,他冷静的分析了一番,道:“只是,对方都还未与我们磐石宗接触,也不知道我们态度如何,为何就要直接杀人?而且,杀的还是副宗主?这,不就相当于是直接向我们宣战吗?和我们磐石宗开战,对他们有什么好处?”

有什么好处?

一时间,众人都下意识的在思考这个问题。

好处,还不知道。

但磐石宗不是什么小势力,强者不少,甚至还有中阶神境。

一旦全面开战,哪怕对方会赢,也会有所损失。

关键是,他们一下子还真想不到,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?

“所以我在想,杀金国兄的人,会不会另有其人?”

张肖柯说着,又看向李逍遥,道:“逍遥,你对金陵的事更了解些,你再说说,最近金陵市有没有发生什么特殊的事?或者,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人,进入金陵?”

闻言,众人目光也纷纷落到李逍遥身上。

.com

李逍遥想了想,而后神色一动,道:“宗主这么一问,我还真想起一个人来了。此人,是昨日来的金陵市,他名秦尘。”

“秦尘?”

众人无不皱眉。

很显然,他们都没听过这个名字。

秦尘在整个苏省,都有一定的名气了。

可磐石宗,已经很少再与外界接触,宗门弟子都是一心修炼,争取冲刺更高的境界。

因此,他们并不知道谁是秦尘。

“秦尘此人,我特意调查过一番。”

李逍遥却知道不少,但他没急着去说,在沉吟了一番后,开口问道:“诸位对‘烟之琳’这个名字,可还有印象?”

“烟之琳?烟家的人?”

“我想起来了,是那个烟回瑾的女儿!”

“烟回瑾?竟是他!”

“啧啧,那烟回瑾,可是个人物啊,只可惜……”

众人开始惊叹起来。

因为烟回瑾这个名字,让他们想起了当年的事。

对于烟回瑾,他们的情绪是颇为复杂的。

有羡慕、有嫉妒,但更多的,还是惋惜。

若是当年那烟回瑾没出事,现在的他,怕是已经突破至神境了吧?

而以其所觉醒的血脉,哪怕是在神境层次中,进步速度也会极其恐怖吧?

“逍遥,你突然提到烟之琳,是这秦尘和烟之琳有关系?”

张肖柯开口问道。

李逍遥点头,“烟之琳,现在在江海市。那秦尘,也是从江海市过来的。而这两人,是情侣关系,感情还不错的那种。”

“情侣?”张肖柯顿时皱眉。

“如果我没记错,少宗主好像传出过话,他对这烟之琳,也颇有兴致吧?”

这时,另一位名叫胡进的副宗主,突然说道。

“不久前,少宗主还让我去烟家传话了,说中秋节之前,让烟家准备好婚事,他会将这烟之琳娶入我们宗门。”

又有一名长老说道。

这长老,是跟着张梦欣的。

而现在,张梦欣仍在闭关之中,正在冲刺二星神境。

经过他们的这一提醒,张肖柯逐渐理顺了思路。

“你们的意思是,这秦尘是有由头对付我们磐石宗的?”

张肖柯个人是觉得,这个由头,太过牵强。

除非,那秦尘疯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