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随一梗:“小姑娘,没点说头,你便是鉴定出来了真货假货也没人会信啊。”

“那就没办法了。”

江夏忙道:“那天的汝窑花瓶,你不说得头头是道吗?”

方舒无奈地摊摊手:“那天那个刚好知道而已啊。”

江夏:......

龙随又开了一个抽屉,这回拿出的依旧是戴进的画作《关山行旅图》。

不同的是,方舒翻看之后,将第四幅抽了出来:“这个是真的。”

龙随惊了惊,这速度实在太快了。便是他,在把这些图打乱的情况下,也不可能这么快把真迹找出来。但方舒依然说不出名堂来,他没办法,只能带着她去了别的工作室。

宋代的花瓶,唐代的字帖名画,无论他拿出的是什么,方舒都能很快断出真假。

但问及她辨认的依据,她就只会摇头。

江夏见他脸色几变,一会儿喜一会儿愁的,连忙帮着方舒辩解:“龙叔叔,舒舒记忆有失,她是真不知道该怎么说。但她的眼光,没问题吧。”

“只有眼光哪行啊,人家请她鉴别的时候,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人家哪能信服?”

“这不是有龙叔叔你嘛,打着你的名号,谁敢质疑?”

龙随大摇其头:“小夏,叔叔知道你的意思。但鉴宝这事儿,牵扯出的价格实在太大,徒弟可不能轻易收。招牌若是砸了,我其他的徒弟也是要受牵连的。”

得,人家还没看上她,不过她也没有给人当徒弟的打算,倒是省了一番口水。

江夏有些失望。

却又听龙随夸道:“不过小姑娘的眼光着实了得,这样,你先跟我学一段看看如何?”

方舒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还短,未知让她忍不住缩在壳里寻求自我保护,遇事都是先躲着看看再说。可于鉴宝这一块,她却有着自己的骄傲,当初小哥当铺里的朝奉见了她都竖大拇指呢。

更何况,古人讲究尊师重道。师傅那是比父亲还要威严的存在,毕竟得罪了亲爹,你爹不会跟你计较,可若得罪的是个心眼不怎么大的师傅,那可就有乐子瞧了。

当初教她下棋的师傅成了她的手下败将,可没少在外头说她行事张狂。

于是她想都未想便拒绝了:“不如何,我对鉴宝没太大的兴趣,也不打算学这个,就不浪费您的时间了。”

龙随愣住。

江夏有些着急,但见方舒坚定的神色,也没再多言:“舒舒不喜欢啊,倒是我多此一举了。”

“江医生也是为我好,不过,我可能真不合适,不好意思,让你失望了。”

江夏摸摸她的头:“傻话,人生是你自己的,选择什么样的路,自然由你说了算。”

龙随搓搓自己的手臂,啧,这恋爱的酸臭味儿,他牙都酸倒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