坏事不能多想,因为想着想着,它就应验了。

方舒昨儿才觉得刘文彬的事儿翻不过去,第二天就发现刘文彬说不放弃居然是真的。他又在她家门口堵着了,不过今儿换了花样,捧着的不是花,而是一个保温桶,据说是亲手煮的鸡汤,送来给方舒补身子的。

老太太拿着扫把在屋里打转:“没完没了了啊,阿舒,你说怎么办?”

方舒无奈道:“养条狗吧,以后他来咱就放狗。”

老太太唬了一跳:“不行啊,狗咬了人咱得赔钱的,别的不说,两针狂犬疫苗起码三四千呢,咱可不能因为这种人赔钱。”

“那就只能搬家了,俗话不说了嘛,惹不起咱躲得起。”

“不,咱们躲不起,你别忘了,你的另一套房子也还在这个小区呢。”

方舒:“......要不把那房子卖了买过?”

卖房可是大事,老太太原先没往这上头想过,可这会儿一听却是心动不已。别的不说,被那姑侄俩闹了一通,阿舒都出名了,她去买个菜能有十几个人跟她打听阿舒的事儿。

虽然好些人对包婶和他侄子反感不已,但怀疑阿舒出轨的也不在少数。

这种地方住久了对阿舒哪里有好?

于是她赞同地点点头:“对,就这么办,惹不起,咱躲远些就是。”

人都跑了,看那对姑侄还能惦记啥。

祖孙俩都闲着没啥事,说干就干,当天下午便一起出门,将4栋那套房挂到了房产中介。同时不忘看看其他合适的小区是否有二手房出售。

她们急着搬,最好得要拎包入住。

房价一天天看涨,她们这又卖又买的,也不知该喜该忧。

刘文彬在方舒家门口纠缠了五天,也被老太太的扫把打了五天。让他郁闷的是,除了第一天,他后头连方舒的影子都没瞧见。

这样下去,不等方舒回心转意,高利贷可就已经追上门来了。

于是,他回头便去找他姑,哪知却发现她姑家大门紧锁,他愣是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回应。后来还是邻居被吵得不行,开门对他说了实话:“傻子,别敲了,你姑姑这是躲出去了。还指着她给你还赌债?切。”

刘文彬如遭雷击。

邻居瞧着他的模样心情大好,该,叫他逮着人家孤女欺负,骗了感情不够还惦记人家的钱。

“叮咚叮咚。”

门铃声一响,老太太就操起了门后的扫把,拉开门就劈头盖脸地打了下去:“你还没完了是吧?再来小心我告你性骚扰。”

来人赶紧往后躲:“奶奶是我啊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