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夜殿外,坐落着一栋古色生香的楼宇,足有数百米高,可以称之为地标建筑。

整座楼宇气势恢宏,碧瓦朱甍,雕梁画栋,充满了艺术气质。

在楼宇的大门上,书写着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——琼玉阁!

此处乃是永夜殿设立的报名处,愿意参加主事门徒选拔的修士,经由此处报名,可以临时居住在琼玉阁之中。

今天,琼玉阁迎来了三个不速之客。

一人身穿道袍,剑眉星目,面白如玉,手持一柄拂尘,神色隐约有超然之意。

在他身侧,则是一条神骏非凡的哈士奇,浑身毛发溜光水滑,一看就知道吃的很好。

赫然是徐缺与二狗子!

至于段九德,则是在苍阳门内,负责进行调度行动。

毕竟还有不少漏网之鱼,他们需要将那些低阶修士全都一网打尽,全部撵出西天门城。

“厉害啊,永夜殿这么有钱吗?”徐缺仰头打量着楼宇,叹为观止道,“一间临时居住的客栈都可以修建得这么豪华?”

就在这时,一道满是不屑的嘲讽之语,陡然从三人身后传来。

“一群乡巴佬,这琼玉阁也是你们能来的地方?”

徐缺和二狗子对视一眼,会心一笑。

有傻子上套了!

两人回头看去,只见几个身穿华贵衣裳的修士,正满脸戏谑地看着他们。

其中一人把玩着手中精美的玉佩,满脸的娇贵之气,嘲讽道:“乡巴佬,想来参加主事门徒的选拔,连琼玉阁都不知道?这可是西天门用来接待成元仙域各大势力首徒的地方,你一个乡下来的,最好哪儿来的回哪儿去,别在这里碍人眼。”

徐缺不由得点头赞叹,这个修士可谓是继承了诸多势利眼的精髓,每一言一语都精准地踩中雷区。

“缺哥,动手吗?”化身为哈士奇的二狗子摇了摇尾巴,低声道。

徐缺微不可查地摆了摆手:“不要慌,先搞清楚这里到底有哪些人,我可不想再多跑一趟。”

报名的时间一共只有两天,他可不想浪费太多时间在找人上。

二狗子闻言,表示了赞同。

一人一一狗直接越过两人,准备直接进入楼内。

就在此时,几人却是大肆嘲笑起来。

“真没意思,一帮怂货。”

“哎,还以为能来几个有种的呢,没想到都是这种不敢动手的。”

“没事,等待会儿还有人会来报名,到时候我们就把他手脚打断给扔出去,这种乡下来的根本没资格和我们竞争。”

“放心,有什么问题都有我担着,家父乃是张二和,绝对没有任何问题。”

徐缺忽然止住脚步,转头满脸古怪地看着对方,愕然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
手握玉佩的男子一愣,随即嚣张道:“家父张二和!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你再说一次。”

“家父张二和!”

“给我打!”徐缺大骂一声,直接一拳头就挥了上去,“去你妈的张二和!靠爹的玩意儿还敢这么嚣张!”

砰!

伴随着一声轰然巨响,那名男子被一拳头给撂倒。

徐缺顺势抬起一脚踹过去,直接将男子踹得贴在门上,动弹不得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